小小说两题
2020-11-26 16:06:31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梧桐听雨 | 编辑:余毅 | 作者:李怀根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3320

放大照

公安局副局长、刑警支队长胡民接到报案后,带领队员立马赶到现场:死者——他的好友江湖仰躺在床上,双目圆睁,死前似乎经历了十分痛苦的挣扎,但是卧室里没有发现丁点儿他杀或者自杀的蛛丝马迹。江湖曾经有过心脏病病史,三天前还因此住过医院,现场勘查初步断定是他突发心脏病死亡。凭直觉,胡民认为事情并非这么简单。他转到客厅里踱着方步,几分钟后目光突然落到江湖的妻子身上——看到她因抽泣、双肩不停耸动悲伤的样子,他嘴巴动了动,几次欲言又止。

胡民一声不响重新回到卧室。就在他走进卧室转身回头的一瞬间,江湖的妻子同时也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偷偷瞥了他一眼。这瞬间即逝的一瞥,却没有逃过胡民的眼睛。

江湖的妻子叫晓雯,跟丈夫在感情生活上看似风平浪静,其实在她身上还和别人溅起了不少的浪花。不过,胡民暂时没有看出江湖的死和这事搭上关系。江湖猝死时晓雯不在现场。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,胡民仍然不露声色。没多久,胡民在江湖的书柜里发现了一张放大照。这是一张12寸的放大照。照片上并排站立着三位英俊少年:江湖、胡民和黄华。三位少年出生在同一个贫穷小山村,一起考上大学。这张照片就是他们同时拿到大学录取通知单那天合影。原先的合影为2寸的小照片,每人一张。江湖这张放大照看上去好像是昨天从照相馆放大拿回家的,也许,还没来得及挂上适当的位置呢。

怀疑上江湖的死因直接跟这张放大照有关,胡民的潜意识里仅仅是灵光一闪。

胡民打发走其他队员,他一个人留下来。

“晓雯,江湖生前跟你说起过这张三人合影吗?”胡民拿着放大照走到女人身边,两眼盯着晓雯。

晓雯抬起头,目光分明有些闪烁,但仍然泪眼婆娑。

这是一个善于伪装的女人。

“没有。”等了一会儿,她回答。

“上个星期江湖在照相馆放大过一张三人合影,应该是这张放大照吧?”胡民想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,甩了甩手中的放大照。

晓雯眼睛眨巴了一下,回答:“就是这张放大照。”

隔一会,又问:“这跟江湖……有关系吗?”

“随便问问。”胡民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。

晓雯低下头,暗地里揣度着刑警支队长的用意。

胡民说:“我和黄华、江湖每人手里都有一张同样的2寸三人合影。这是我们三人的秘密。我们曾经发过誓不能对任何人公开这个秘密。江湖是一个守信用的人,我知道他不会不守信用。”

晓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她强装镇静。

“那年合影的时候,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奋斗目标: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了,一定要把这张合影放大挂到住房最显眼的地方。这个奋斗目标实在是太幼稚好笑了,幸亏我一直没有这样做。但是江湖从毕业分配工作,至今还是一个小职员,以至于患上了心脏病。江湖做梦也想像黄华一样捞个一官半职。”

黄华眼下是胡民的顶头上司——公安局局长。

“上个月,江湖将要升任办公室主任,可是上个星期这个办公室主任换了别人。那天,江湖在街上碰见我,他手里拿着那张三人合影的放大照,当着我的面地把它撕了。结果,江湖心脏病复发,住进了医院。”

晓雯望着胡民,目光里出现了慌乱。

“晓雯,”胡民继续说,“江湖放大的三人合影其实已经不复存在了。可是,你刚才的回答却欺骗了我。”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晓雯方寸大乱。

“我怀疑你隐瞒了江湖真正的死因。现在,我手里这张放大照是你昨天从照相馆放大拿回来的。你得跟我说实话。”

“不、不是我。”晓雯结结巴巴地辩解。

“撒谎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早就从黄华嘴里得知了我们三人之间的秘密,常常利用它挖苦江湖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张放大照,是黄华的主意。”

面对胡民的步步紧逼,晓雯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,终于承认了事实:她和黄华关系暧昧,两人利用放大照刺激刚出院的江湖,致使他心脏病复发而猝死。胡民认为这是一桩隐形谋杀案。

“晓雯,我已录了你的口供。你去公安局自首吧。”胡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,然后意味深长看晓雯一眼,离开了现场。

胡民离开现场的时间是在上午十一点五分。在他离开后,大约下午一点半左右,据当地电视台新闻报道,晓雯从自家阳台上跳楼身亡。确认为自杀。

两个月以后,黄华因江湖一案证据不足而免于追究刑事责任,但受此案牵连被调往别地。不久,胡民从副局长、刑警支队长荣升为公安局局长。



大红灯笼高高挂

国庆节这天,耿连长接到团部临时决定:明晚团部的军民联谊会在他连队召开,因为时间紧,让他抓紧准备准备。团部事先没吹过风,实在太突然,换别人肯定要叫苦,耿连长不,他在电话里当即表态,让团部放心,末了加上一句:

“这事儿小莱一碟。”

夸下了海口,自然得上紧。军令如山倒嘛。

吃完晚饭,耿连长安排人着手布置会场。第一桩事,会场外要挂红灯笼。耿连长派两名战士上街去买红灯笼,哪成想两名战士跑遍了几条大街,却是无功而回。咋回事儿呢?因为国庆节各单位都要在大门口挂红灯笼,这几天商店里的红灯笼被他们抢光了。两名战士在商店里没买到红灯笼,军民联谊会会场大门口就挂不成红灯笼。军民联谊会会场大门口不挂红灯笼,耿连长左看右看觉得会场少了点氛围。那咋办呢?耿连长问身边的两位战士:“真的都跑遍了,没有漏网的?”

两位战士“啪”的一声立正,回答:“连长没有漏网!”

耿连长皱皱眉头:“去找过工艺厂没有?”

两名战士一下愣住了:“工艺厂?咋就忘了这工艺厂呢?”

耿连长说:“还得去工艺厂跑跑,保不准那儿能买到红灯笼。”说完,他就领着这两名战士,亲自驾驶吉普车直奔工艺厂。

耿连长的连队驻守在这座城市的东郊,而工艺厂在西郊的开发区。吉普车经过繁华的市区时,耿连长两眼望着旁边闪闪烁烁的红灯笼,心里想,明晚的军民联谊会万事俱备,差的就是这些红灯笼啊……吉普车在西郊开发区疾飞,耿连长带着两名战士跑遍好十几家工艺厂,都说没货了,而且厂里放假也来不及替他们赶做红灯笼。从最后一家工艺厂出来,耿连长没想到区区几个红灯笼还真把他难倒了,心一着急,回头正准备骂句粗话,却看见工厂大门上方挂着一排红灯笼,心里豁然一亮,脱口叫了一声:“有了!”然后方向盘一拐,把车开进对面巷口一家夜霄餐馆。

两名战士给弄糊涂了,齐声问:“不找红灯笼了?”

耿连长说:“不找了。”

为啥?”

不为啥。”

两名战士中有一位是专职司机,耿连长看他一眼,冲吉普车后厢努努嘴,问:“里面有没有梯子?”

司机不明白连长的意思,回答:“有。”

耿连长又问:“剪刀呢?”

司机回答:“有。”

下车,吃夜霄去。”耿连长大手一挥,“咱请客。”

两名战士便跟着耿连长走进夜霄餐馆,心里直打鼓,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耿连长在夜市一角的餐桌旁坐下后,点了一份龙虾和一碟炒菜、一碟花生米,还要了一瓶烧酒。他抬头看了看餐厅墙上的时钟,说:“现在是11点50分,时间还早,咱们慢慢吃,慢慢喝。吃个痛快,喝个痛快。”

两名战士越发糊涂了,问:“真的不买红灯笼了?”

咋的那么多废话,你们是连长,还是我是连长?”耿连长望着这两个榆木疙瘩,心里又气又恼。“谁说不买红灯笼了?死了张屠户,不吃混毛猪。本连长自有妙计!”

两名战士不再多问,跟连长推杯换盏一直折腾到深夜。

这时,餐厅墙上的时钟已指向2点30分,耿连长慢慢站起来,叫两名战士过去,给他们如此这般耳语一番,然后问:“这心思动得怎么样?还成吗?”两名战士一惊一乍的,高兴地说:“连长这妙计实在是高。”

耿连长说:“那还愣着干吗,咱们该干啥干啥去。”

第二天晚上,十几个大红灯笼高高挂在连部大门口,里面的联谊会,军民融洽,用耿连长的话说那个氛围才真叫一个酷。

散了会,大红灯笼都取了下来。耿连长亲自开车,把红灯笼还给工艺厂,重新挂在大门口。最后,耿连长从门卫手里接过他昨夜打的借条。

责编:余毅

来源:梧桐听雨

  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