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意光头
2020-11-26 16:12:41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梧桐听雨 | 编辑:余毅 | 作者:曾昭志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48476

老实说,我如今这个发型还不能说是严格意义上的“光头”。光头者,光头也,头上不能留一根头发。我只是把四周头发剃光,头顶上还是留了一点短发的,但又比平头剃得痛快。

姑且叫光头吧。

我剃光头并不是想标新立异,年纪在那明摆着,丝毫冲动不得;也不是受了什么刺激,抑郁症缠身;更不是想充大佬,毕竟个头矮,脖子上又没戴金项链……

说来简单,皆因三千烦恼丝,满头白发也。

6年前,白发就像从未联系的初恋情人,竟然说来就来了,开门的一剎那,满脸愕然,无论如何激动不起来。此后,白发如疯长的野草,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那时还幻想意气风发,羽扇纶巾,又加之理发师的哄劝吹捧,也就开始染发了。这么多年过去,一染而不可收。

剃光头,后果很严重。

把照片发给妻子看,电话立刻打过来:比以前显老了!国庆节儿子回家,一见面就说:不好看,快染过来!

而最难过去的是自己的心里关。第二天有种怕上街的感觉,好像别人都在看自己,脱光了衣服的那种。还要应付好奇者惊讶的疑问:怎么一夜白了头?

好在时间总会冲淡一切,习惯了也就自然了。

剃光头好处还是蛮多的。

我有每天早上洗头的习惯,以前一头长发洗、吹,要弄好一阵子,如今脸、头一起洗了,省时省钱。以前个多月要染一次,理发师每次要摆弄头发个多钟头,收费不低,如今剃一次20元10多分钟,省时省钱。

居然还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一次买菜,还“威风”了一把。高兴地在一个挑担上买了一条鱼,回家一闻有点味,立即找那进城的鱼贩理论。那天真没喝酒,不知哪来的酒胆,见面二话不说,把鱼往鱼贩面前一摔:你自己闻!鱼贩眼光快速地在我光头上一扫,全然忘了个头比我高,赶紧赔笑,痛快退钱。

一次下乡,还“恶霸”了一回。周末到老宋家玩,老宋客气,留吃午饭,其间老宋小孙子挑食,哭闹不停。本来我跟小朋友隔着好几个座位,见他左右不是,无名火起,也是仗着同老宋关系好,就大点声说了一句:不吃就莫吃,小孩不要老哄!话音未落,小朋友哭声止了,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我,眼光躲闪,哈哈……

剃光头一月有余,如今一切皆成自然。昨夜饭局上一老上司见面,说我苍老了许多,我竟淡然。心里甚至还阿Q般地想了一下:好多名人还都剃光头呢。家人也慢慢地接受了,都同意我平时可以光头,只是要求过年的时候还是要染一下。我嘴上答应,心里却在抗拒,男人决定了的事,怎会轻易改变呢?

其实,剃光头我从来没有刻意决定过,纯粹是酒后一时兴起。

责编:余毅

来源:梧桐听雨

  下载APP